把你兔兔兔兔兔兔兔了

论情❤️感❤️升❤️华❤️的作用

论情❤️感❤️升❤️华❤️的作用—许墨甜饼
女主可以看成悠然也可看成你,自行带入就好

其实可以加一部林肯兰博基尼大车
但是我不会开车
擦个边好了

loft分不到三个部分只能全发

——————————❤️—————————————
我有个爱好,其实也不算是爱好,算是生活习惯吧——回到家就脱bra。

我觉得bra对女性来说算是一种束缚吧,虽然它很有穿戴的必要,保持胸型之类的,但是我确实不怎么爱穿。

所以每天最舒服的事情就是下班一回到家就能把职业装换下,bra 脱掉,换成宽松的衣服在家里晃悠。

当然,这是我单身的时候的生活。

在我和许墨表白之后就同居了,每天只要他没有特别急的事情他都坚持送我上下班,给我做饭,甚至在我洗澡的时候都会把我要穿的衣服放好在盆子里不用我跑出来拿……作为女朋友我当然享受男朋友给的宠爱,但是问题来了,我不能随意脱bra 了。

我实在是担心许墨会不理解我为什么一回家就脱bra并且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穿内衣在别人面前晃荡——虽然那个人是男朋友。

啊,果然同居之后会产生一些小问题呢。

虽然这些小问题不至于影响我们的感情生活,但是我还是有点郁闷,一下班回家就感觉bra在束缚着我的呼吸一样,还偏得忍着。

我知道许墨喜欢观察我,他也肯定知道我的不少的生活习惯,但是这个算是私密的生活习惯,他不知道,他也看不出来什么异样。

某天我忍不住想我的小姐妹吐槽“因为和男朋友同居而不好意思脱bra”的时候,她那幸灾乐祸的笑声真让我想摔电话。

——————————————————————

就这么过去几天了,我在上班的时候,许墨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悠然,我帮你收了一个快递,应该是你的朋友给你寄的。”许墨的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

“嗯?我怎么不知道有人给我寄快递啊?”我一边把电话夹在耳朵和肩膀中接听,一边继续敲字。

“那你先帮我拆了看看是什么东西吧。”

“好,等一下回复你,现在不早了,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

“不用啦!前几天顾梦买了车子非要送我回家说是提升车技。”

“嗯,好,你小心一点,到时候上车了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知道啦知道啦!再聊下去我的工作就做不完了”我装作可怜兮兮的声音还吸了一下鼻子。

“你呀…好了不打扰你工作了。”许墨笑着和我说。

——————————————————————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许墨有点不对劲。

他老是看着我,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是有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摸不着头脑。

唔……饭菜许墨有做好放在餐桌上,也帮我放好外套和公文包,还帮穿上小拖鞋,所以,这哪里出问题了?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

我决定打破僵局。

“许墨,今天我朋友给我寄的快递是什么呀?”

许墨停顿了一下,我知道了,他的反常和那个快递有关。

我伸出手找他要快递,他从桌子上把快递盒的纸箱拿给我,让我感觉有点迷茫??

为什么许墨的表情看起来这么…奇怪?

我感到我的脑袋被疑问塞满了,不行,我必须得知道谁给我寄了什么。

当我扒开快递箱一看,嗯,GG了。

一套黑色蕾丝边情趣内衣,一盒避孕套,一些情趣用品,还有一张纸条:
“悠宝~你简直承包了我一天的笑点,因为男朋友在不敢一回家就脱bra,我想到了解决办法,使用我寄给你的道具然后来一次“情感升华”你就不会害羞了,相信我,你可以的”
———爱你的闺蜜

我就是前几天给她打电话吐槽了一下,现在就直接给我寄这些东西?!关键是许墨还全看到了……这令人窒息的队友!

想到这里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不敢转头去看许墨的表情,我感觉我的脸红的爬到耳朵上去了,就抱着箱子站在原地低着头不敢动。

倒是许墨打破了沉默,他双手放在我肩膀上,帮我把箱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先吃饭,别饿着了。”

睡着就把我推到饭桌旁,替我拉开椅子,盛饭盛汤,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

想到这里我更郁闷了,之前的疑惑都抛到脑后了。

许教授你真的不想象一下你女友穿情趣内衣的样子吗?或者说你就没点蠢蠢欲动的春心吗!我的吸引力不至于这么低吧!平时不是很会调情的吗!怎么今天就哑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饭吃完。直到我们吃完晚饭收拾餐桌,许墨都没什么特别的动静。

——————————————————————

当温水淋在我身上,我的思绪更加放飞了。

我看着我的胸,虽然不是特别傲人,但也不小了,胸型也不错。

我看着我的肚子,小腹平坦,没胖。

我看着我的腿,长,白,细。

所以为什么许墨看到那些东西没点反应?虽然我是挺害羞的但是我也蛮期待禁欲系的许教授化身豺狼把我吃掉的,想着许墨失控的模样,倒是我先不淡定了。

我越想越气,没有来由的生气,今晚我就要把许墨给推了。

当我洗完伸手摸向许墨给我放衣服的盆子,我只摸到了内裤和两件衣服,一件我平时穿的睡衣,还有就是那件寄过来的情趣内衣,没有bra。

我盯着盆子内的衣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

“洗完了?”听到我开浴室门的声音,许墨的音调有一些不明显的上扬,但看到我规规矩矩的穿好平时的睡衣,许墨走过来替我吹头发,“快吹干别着凉了。”嗯,音调往下沉了一点点。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许墨。

他把手指轻轻插入我的头发,慢慢向发尾滑,帮我把头发吹到快干的时候,他发话了。

“今天我看到了你的快递,还有那个纸条。”声音没什么变化。

“嗯。”我简单的哼了一个音回复他,继续低头看自己的脚趾。

“其实我们同居之前我也有考虑到可能会有一些生活习惯的不同,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会是这个。”声音没变化。

“嗯。”继续单音节回复。

“但其实我们已经同居,那也算是磨合期,你可以直接和我说,不必为了我改掉你一些生活习惯,改习惯是很难的。我们同居其中一个意义不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对方?所以你也不必害羞。”声音没变化。

我还没发完一个音节他继续说。

“在你回来之前我上网查了一些关于女性内衣的资料,我能理解你的生活习惯,我不会为这个生活习惯对你有什么不好的看法,相反,我更愿意了解这样的你。这会让我觉得离你更近。”

我静静地听许墨说完,我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许墨是能理解我的,所以其实我不必向他隐瞒什么,我想让他沾上生活气息,虽然他更想沾上我的。现在通过这种方式让他知道这件事,我反倒不好意思。

许墨看我不说话,可能以为我有点生气吧,他把吹风机放在一边,轻轻捏着我的手,从背后环住我,“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无论是多么小的事情,这样我会觉得我和你更近,我能更好的照顾你,你不委屈。”他说话的声音很轻, 像是怕吓跑我。

我扭头回去看着他,对上他的眼,我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件事会扯出他这么多的心思,满满都是关于我,关于我们的心思。

——————————————————————

我很感动,但是我很想皮,难得看见他一副受伤小鹿的模样。

“那你帮我脱吗?”我抓着他的手臂,眨巴眼睛看着他。

他瞳孔一瞬间放大了一点,愣住了,估计没想到我这么问。

但是他的反应能力和良好素质一下子就把那副吃惊的样子收回去,露出了他标准的人畜无害的笑容,“愿意至极”

呵,男人。

“我就随口一说而已,许墨你怎么这么禽兽!”我声音上扬,假装责备他。

许墨摸了摸下巴,问我:“你是害羞了吗?”:)

???excuse me?这剧情走向不对。他应该向我解释说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我没有。然后我把他压到在床上露出我睡一下面那件情趣内衣然后上了他。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压到床上,扒了我的睡衣,一下子就暴露出我里面的情趣内衣,我看到他眼睛都亮了。

“我觉得你朋友说得对,可能需要一下感情升华才能让你不这么害羞,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了。”许墨带着明显的笑意,从床边摸出闺蜜送给我的小道具和避孕套。

然后就被吃掉了。

——————————————————————

第二天我没能去上班,许墨帮我请了假。

我以为他会抱着我说“累了吗?睡一会吧”之类的哄我的话。

但是剧情走向又不对了。

“现在还害羞吗?”他把玩着我说我头发突然来了一句。

“什么……?”刚醒来的我一脸懵逼。

“看来情感升华还不够,我的姑娘还是容易害羞,那还是会不好意思脱内衣。”

“不是,我…”

“我们再来升华升华…”

房间回荡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许先生也想害羞一下❤️

某天我去公司给员工开会,需要将电脑上的ppt放在会议室的荧幕中,然而这时候许墨和我已经在一起了,所以我的电脑桌面是我和许先生很亲密的照片,那群员工崽子们不知道,为了帮老板提前布场将电脑和屏幕链接好,等我打开电脑准备讲ppt的时候,我和许墨那张亲密的照片一下子就放给所有人看了,那群崽子接连起哄然后让我感到很害羞,随便打发了他们点开文件把照片遮住,同事们都发出暧昧的笑声。
下班的时候我和先生说了这件事。

“嗯?这样吗?会感到害羞吗?”

“那我把上课要放的课件都摆上我们的照片好了。”

“我也想这样害羞一下呢(笑)。 ”

草莓是甜的❤️

我永远爱许墨!
这是一个我的小脑洞❤️
来自于小栀的成长(恋爱)日记-悠然因为工作压力等一系列终于忍不住向许墨倾诉并哭泣的故事扩展❥(^_-)


“哭累了呢。”许墨轻声的说着,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的女孩子,好看的眉头终于展开了一点点,但是还是很担忧。
许墨轻轻的起身,把她慢慢地放躺在沙发上,看了看自己被哭湿的衣服,略微活动手臂松了松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手臂,然后弯腰,双手穿过她的腰和腿窝,小心翼移动到翼地把她抱了起来,生怕惊醒了她,放轻脚步移动到她的卧室,将她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床上,给她掖好被子。
许墨看着她发青的眼圈,又因为刚刚哭了一场又比较肿,并且刚刚抱她起来的时候明显地感到她轻了,看来最近都没有好好的休息呢,真是一个小傻瓜,把自己身体给拖垮了。
女孩安静的睡在床上,许墨低下头仔细去看她,小嘴因为呼吸轻轻地开合,吐出她热热的气息,但是呼吸有一些不稳。他将被子往下掀开一点,视线下移,看见她的上衣扣子紧紧地扣着,就伸出手帮她解开了第一颗扣子,露出了白皙的皮肤和隐隐出现的小沟,许墨一时间难以收回视线,定定地看了好一会才舍得移开视线。
“真是勾人啊。”许墨心里默默的感叹着。
视线再往上移,看到她颈部优美的线条,那美丽的天鹅颈,那是瘾。
顺着她优美的曲线向下,那是她的蝴蝶骨,那是瘾。
对于许墨来说,她像是有魔力,一开始是色彩,到最后,到她的本身。
“如果我是那个画家,当我遇到生命中唯一的色彩,我一定不会放手。”
许墨把她轻轻的扶起来,拨开她的头发,她优美的颈部暴露出来,许墨像是标记猎物一样,在她的颈部啃咬起来,但又不敢过重,只能慢慢地,稍稍加力,一点一点的加深自己舔啃的部位,看着脖子上的那一小块的颜色越来越深,就像许墨的眼睛一样,颜色越来越深。
“你是我的毒,你也是我的药。你让我又疼又痒,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属于你的快乐呢?”许墨轻声在她的耳边说着,埋在她的脖颈处呼吸着她身上清爽的气息。
给怀中的女孩子留下痕迹之后,看着自己爱的标记,许墨压抑住自己的的欲望,呼吸变重,“不行,现在还不到时候。”
……………………………………………………………………………………
“许墨对不起!我浪费了你的时间来陪我,还哭湿了你的衣服!”我急切的道歉着,自己怎么这么笨呢,本来憔悴的样子就特别难看还哭成鬼一样!太丢人了!
“没关系,能看到这一面的你对我来说也是很难得。”许墨轻笑着,将洗好的草莓装到水果盘里递给我。
我脸一红,这一面太难看了好吗!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手扯着裙子,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许墨看我没有接他草莓,反而是一副愧疚又害羞的样子,就牵着我走到沙发前边让我坐下,他骨节分明而又白的手拿起红色的草莓,轻轻拔掉草莓的叶子,拿草莓尖蹭我的嘴唇,示意我吃掉它。
我看着草莓竟然有一些不知所措,我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对上他好看的眼睛,他笑着对我说:“如果真觉得对不起我的话陪我吃草莓当做道歉怎么样?”
“吃甜的东西心情会好很多吧。”
我眼圈又有点发红,许墨不介意我当我的听众,给我肩膀,无时无刻都是在安慰我,这种被宠爱的感觉,真的好久没有享受过了。
我张开嘴把许墨送到我嘴边的草莓吃了下去,酸酸甜甜的果汁在我的口中爆开,蔓延出甜美的味道,顿时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我转过头去,看着许墨,对他绽放了一个笑容。
“许墨这个真的好甜啊!你怎么这么会挑草莓!”
“嗯,草莓确实很甜。”许墨低头看着我,眼睛微眯。
“可是你还没……”
“我想把更多的草莓给你。”
因为这是我的私心,这是我对你的占有欲。

小贪心

这是许墨的小甜饼❤️

春天来了,我和许墨约定好去郊外踏青。
正值春季,是万物生长的好时机,我和许墨沿着郊外的一条小石子路走,混着青草味的微风从我们身边拂过,小鸟的啾啾啾的叫着,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清新自然,让人陶醉。
这条石子路将我们引向了一座寺庙,这座寺庙已经很旧了,墙壁上的画已经模糊了,地砖也有一些裂开,看样子是已经荒废很久了。但是对于这样一座陌生的寺庙,我按耐不住我的好奇心,拉着许墨在寺庙里东逛逛西找找,一会看看铺满灰尘的佛像,一会又看柱子上我看不懂的经文。
许墨一向纵容我,他被我一路牵着走没有说什么,时不时帮我拂去落在我身上的灰尘,细心地看着地上有什么会绊着我的东西,像是一位尽心尽职的家长。而我真的像一位小朋友,不安分的到处走,也就只有许墨这么好耐心的陪我疯了吧。
“小心一点,这边的木头好像有点松动,不要砸到头了。”许墨说完,便将手放在我的头上,小心的抱着我向前走,小心翼翼的护着我。
“知道啦,许家长。”我故意将“家长”两个字说重,以示他的“过分”爱护。
许墨听到我的话之后挑了挑好看的眉,“是吗?那么请这位小朋友不要脱离家长身边以防出现意外哦。”
“哼,就知道说人家是小朋友。”我假装生气把头扭到了一边,他弯起嘴,低声的笑了笑,把我的手抓的更紧了。
我和许墨穿过寺庙,一直走到寺庙的后院中,看见了一颗很大的榕树。
这棵榕树说高不高,但是很粗壮,灰褐色的树皮,碧绿的榕叶,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留下斑驳的光影,无不展示出这榕树蓬勃的生机。
“这棵榕树长得真好啊!”我感叹到。
“是啊,看样子,这榕树也有几百年了吧,也是见证这座寺庙的繁荣和衰落。”许墨答道。
我十分感慨,这座榕树活了几百年了呢,见证了多少风雨,从热闹到冷清,到现在只剩下他孤单一个,默默忍受着不知道接下来又是多少年的寂寞,我不禁收紧了握住许墨的手。
许墨大概想到了我在想什么,他从口袋里拿出他的手帕和一支笔,递给我,“那就把它当成许愿树,写下你的愿望吧,怎么样?”
“诶?许愿树?”我有点惊讶许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嗯,这棵榕树已经过了几百年了,肯定很有灵性,你许下的愿望一定能实现。”许墨笑着回答我。
“你不是科学家吗,你也会信这个?”我也跟着许墨笑了,“这不像你啊我的许教授。”
“唔,总要有一些……生活的情趣?”许墨摸着下巴,想了想回答我。
“嗯!就让这榕树来实现我们的愿望吧!”我接过许墨的手帕和笔,可以许下什么样的愿望呢?公司蒸蒸日上?不用被怼?和许墨白头到老?三年抱俩?我被自己各种想法给难住了。
“你将字写小一点,能写下更多愿望哦,小贪心鬼。”许墨看着我犹豫不决的样子笑着给了我一条建议。
“什么嘛!既然要许愿当然要想一个最好的了!”我嘟起嘴,将笔抵在我的唇上点着,我望着许墨,认真的想着。
“啊!我知道要写什么了!”我兴奋的喊到。
“嗯?是什么?”许墨绕到我的前面,微微蹲下,俯下身来,将他厚实的背给我,让我将手帕放在他的背上垫着写下我的愿望。
我将手帕铺在许墨的背上,然后我整个人直接向前扑,趴在许墨的背上,许墨受了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脚步有点不稳的向前移了几步,双手向后伸,握住我的腰,反手将我圈住。我在手帕上写下:
“以后的我每天都要很开心的抱着许先生!”
“写完啦!”许墨听到我的话之后松开抱住我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我把手帕递给他看,没想到他看完之后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我还以为你会更贪心一点呢。”许墨带点小孩子气的说道。
“噗,这叫小目标好不好!我明年还要和你来呢!我可不要一次性把愿望都许完!你才是贪心的人呢!”我反驳他。
“好好好,我贪心。”许墨笑了笑,将笔收入口袋中,把我抱了起来,他的双臂拖住我的臀部,侧抱着我,他的脸对着我的小腹,我一低头就能看到他的头顶,我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找支撑点,等我找好位置能稳稳当当的被抱着的时候,许墨让我把手帕系在离我最近的榕树枝上。
“可是你还没有……”还没等我说完,他的手就开始在我的后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划,这时候的春天不太冷,我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许墨指尖的温度不断地传到我的身上,那种酥痒的感觉让我的心也痒痒的。
“我的愿望是你,所以我要将愿望写在你的身上,而且,也只有你才能实现我的愿望。”许墨将脸埋在我的小腹上,开始在背后轻轻地写下他的愿望。
我屏住呼吸,认真的感受他的手指在我的后腰上滑动。
他写下了:以后的许先生每天都要被开心的小悠然抱着
“什么嘛!这样和我的愿望不是重复了嘛!重写重写!”我有点恨铁不成钢,这样的机会怎么能浪费呢许先生!
“就像你说的,以后我的每一年都会陪你来许愿,我想让榕树见证我们的春季,我希望你对我越来越贪心,所以,我也要从小目标开始,许下和你一样的愿望,越来越依赖彼此。”许墨抬头看着我,我对上他的双眸,是认真的,里面全是对我的爱,其实许墨眼里的我,也是这样的,我们眼中的双方,都是彼此爱着。
但是我没有说话,我将手帕系好在枝头上后,许墨将我放了下来,我快步向前走了几步,和许墨拉开距离,许墨还有一些不知所以,我趁着他发愣,然后猛地转身小跑向许墨冲去,然后跳起来抱着许墨,搂着许墨的脖子,双腿架在他的腰上,许墨条件反射的抱着我,生怕我掉下去。
“许墨你个笨蛋!许了愿不挂起来怎么灵呢!”
“但是为了你的愿望我就勉为其难的挂在你身上好了。”
“要挂得稳稳的啊!”
我将头埋在许墨的脖颈之间,贪恋着他身上迷人的气息。
许墨回过神来,明白了我一连串的动作,他抱着我原地转了几圈,“嗯,我挂的很稳,能挂着你一辈子。”
我听到许墨的话,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抱着他的头,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我希望和你一起共度每个灿烂美好的春季。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一定能将我放在你的心头一辈子。
我相信你,我愿意和你一起成全彼此越来越大的贪心。